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www.304666.com > 正文阅读

江西20年前杀人案二次再审:检辩双方罕见均建议改判无罪

发表日期:2019-10-03 15:36  作者:admin  浏览:

  庭审现场,检方和辩方罕见地出现“一边倒”的情形:李锦莲辩护律师易延友、刘长为李锦莲做无罪辩护,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其犯罪,没有证据证实;而出庭检察员发表出庭检察意见认为,该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法院改判李锦莲无罪。

  审判长表示,将充分考虑李锦莲及其辩护人和检察员发表的意见,综合全案情况依法作出裁判,择期公开宣判。

  当天,江西省遂川县横岭乡茂源村,11岁的李某林和10岁的李某红在自家附近石壁上捡到四粒“桂花奶糖”,食用后不久中毒死亡。警方从现场获取的三张“桂花奶糖”包装纸上检出“毒鼠强”成分,认定该案系投毒案。翌日,被认为有重大作案嫌疑的李锦莲被警方带走。

  1999年7月6日,江西省吉安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李锦莲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李锦莲与同村肖某某有多年的两性关系,被发现后,肖某某提出断绝两性关系,引发李锦莲的不满。1998年10月9日,李锦莲将一包“速杀神”鼠药,挑入四粒“桂花奶糖”中,乘机放在肖某某家附近的石壁上,致使肖的两个儿子捡到毒糖食用后死亡。

  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李锦莲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的2002年,江西高院作出刑事裁定书,将其刑罚减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后因李锦莲在监狱内表现良好,又陆续获得5次减刑。2017年6月,江西省南昌中院对其减刑6个月,刑期至2020年2月6日。即使在监狱内屡次获得减刑,他的申诉也一直没有停止。

  2011年2月24日,该案迎来变化。经最高法指令,江西省高院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该案。在很多法律人眼里,江西高院对十几年前的杀人案启动再审,意味着有很大希望改判。

  2016年2月,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易延友接力代理此案。当年报道该案的原《南方周末》记者刘长成为律师后,也加入申诉代理律师队伍当中。

  2017年上半年,最高检经复查后就该案向最高法提出了再审建议。当年7月9日,最高法认为“李锦莲的申诉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第二次指令江西省高院再审。2018年2月,江西省高院向李锦莲送达再审决定书。

  “同一个案子,在同一个法院两次启动再审,这个是非常罕见的,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刘长说。

  5月18日上午,江西高院对李锦莲故意杀人再审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江西高院专门安排法庭让媒体记者视频旁听。

  李锦莲一审代理律师、曾任吉安地区检察院公诉处处长的章一鹏今年83岁,他也参与旁听庭审,“案子有问题,这些年我一直惦记着这个案子,希望有个好的结果。”

  当天,李锦莲身着灰白色短袖、蓝白相间布裤,表情平静。这个年近古稀之年的农民,头上仅剩一些稀疏的白发,由于右耳残疾失聪,庭审时还需发问者增大音量、多次提问才能作出回应。

  审判长表示,由于检察员和辩护律师已经进行过庭前会议,形成了庭前会议报告,明确了意见:检辩双方不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不提交新的证据材料,不启动非法证据排除,不申请重新鉴定勘察,对原审认定的证据不再逐一出示。

  审判长认为,法庭调查重点围绕三个方面开展:本案客观性证据能否与李锦莲建立关联?李锦莲的有罪供述能否被采信?原判认定李锦莲有罪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

  “我没有投毒杀人,我是冤枉的。”在法庭调查环节,李锦莲表示,他与肖某某一家人无冤无仇,没有作案的动机。案发后他才回到古塘村,没有作案时间,没买过桂花奶糖,更没有用糖去投毒。与肖某某在1994年已断绝两性关系,之后再没有发生过非正常男女关系。

  在侦查阶段,李锦莲共作出11次有罪供述。李锦莲在庭上称,其有罪供述是刑讯逼供所致。他说,为了区别所作供述,还在笔录上作了不同的签名,“真的签的是‘莲’,假的签的是没有草字头的‘连’。”

  出庭检察员认为,现有证据不足以得出本案存在刑讯逼供、疲劳审讯、非法拘禁等结论。李锦莲的体检报告未见异常,看守所工作日志也未见其反映遭受刑讯;此前出庭作证的办案民警,李锦莲也表示没有遭到其殴打;李锦莲的有罪供述虽然存在矛盾,但无罪辩解也存在矛盾。此外,公安机关监视居住的地点确实存在不合规范的现象,但没有证据证明存在非法拘禁。

  除了李锦莲的有罪供述,庭审对其余原审证据进行了质证。其中包括,卖给李锦莲鼠药的店主的证言、看到李锦莲经过案发现场的村民证言,以及受害者的法医鉴定报告等。

  李锦莲的辩护律师刘长认为,本案是否存在需要追诉的刑事犯罪,没有查清,不能排除是意外事件。本案现有证据只能证明两名受害人确实已死亡,虽然尸检报告显示,从死者胃组织中检验出了“毒鼠强”成分,但是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两名受害人是被人为毒死的,完全有可能是刑法意义上的“意外事件”。

  另一辩护人易延友认为,所谓李锦莲的“作案过程”,没有任何目击证人,核心事实的证据只有矛盾差异大、前后不稳定的证人证言。众多证人证言只是看到李经过了案发现场三叉路口,其实看到他经过之前,被害人捡糖、吃糖的行为早已结束。

  经法庭允许,李锦莲的辩护人当庭播放了一段模拟案发事件的动画视频,演示案发当天,两名被害人食用毒糖时,李锦莲还没回到村中,并不存在作案时间。而检察员认为,模拟视频只能说明事发村子的地形地貌,模拟的过程依据不合法,相关信息也未经过质证,不能真实还原案发当天情况。

  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审认定这些证人证言,虽然不能直接认定李锦莲投毒杀人,但是一定程度证明李锦莲构成犯罪的可能性变大。

  检察员认为,目前证据无法排除李锦莲的有罪供述,案发时间无法明确,不认可李锦莲无作案时间。同时,由于李锦莲与被害人母亲曾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李锦莲具备作案动机。

  2011年的第一次再审中,江西省检察院的出庭意见已经不是单纯指控犯罪,还从另一方面论述了李锦莲构罪的证据不足。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出庭的检察员当时称,“本案存在瑕疵,证明李锦莲犯罪的证据有不足和薄弱之处,本案的直接证据只有李锦莲的有罪供述,‘桂花奶糖’的来源不能得到证实。”检察员还指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诱供等非法取证的行为,但公安机关在办案方式、方法和相关程序上有争议和不当之处。

  “本案没有直接指向李锦莲作案的客观性证据和技术性证据。”出庭检察员表示,现有的鉴定书、化验书等只能说明两名受害者是食用含有“毒鼠强”的奶糖身亡,不能直接证明李锦莲存在投毒杀人的事实。

  检察员还认为,李锦莲的有罪供述极不稳定,供述中“在家中制作毒糖”、“在小路中投放”等关键性的情节并未得到其他证据的印证。

  此外,检察员指出,公安办案人员在该案办理过程中存在诸多不当行为,将李锦莲监视居住于派出所等场合,不符合相关规定。

  检察员认为,综合全案证据,只能证明李锦莲和肖某某存在不正当两性关系,后断绝关系。事发当天,李锦莲在他人家做客,之后带着儿子回家。当天傍晚,两名被害人吃下毒糖后死亡。李锦莲虽有动机,但是在案证据没有形成锁链,不能直接证明李锦莲有投毒杀人的行为。

  检察员认为,原审判决未排除合理怀疑,在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由此,建议法院坚持证据裁判和“疑罪从无”原则,改判李锦莲无罪。

  “我对今天的再审既抱有希望,又有些担心,既看到了再审改判的希望,又担心这次再审跟上次一样继续维持原判。”最后陈述阶段,李锦莲表示了自己的忐忑,“我对江西高院仍有信心,希望合议庭各位法官能够公正判决,尽快还我清白。”

  据悉,现场由新郎崔俊赫至亲担任司仪并由歌手李适献唱祝歌。全国道德模范刘霆艰难“变性”之路,起初本想取消祝歌部分,但因全智贤是李适的忠实粉丝,婚礼前全智贤就拜托李适,而李适也豪爽答应。整个婚礼现场不对外开放,应有600名宾客到场祝贺。

  8. 对非本辖区(以直辖市和地市范围为界)过境的机动车驾驶人处200以下(含)罚款;

  (1)澳大利亚于1974年世界杯外围赛中在香港击败韩国后得以首次进入世界杯,在此之前澳大利亚队亦有战胜伊拉克队,新西兰队以及印度尼西亚队,并在德黑兰的Azadi体育场面对十二万伊朗球迷战胜当时强大的伊朗队续而获得与韩国在中立地香港决战机会。

  近年来,欧洲女足的水平越来越高,各国足球联赛的水平也是水涨船高,本届女足世界杯有9支欧洲球队参赛,而其中8支球队都打进了16强,只有苏格兰1平2负小组垫底出局。而在16进8的淘汰赛中,8支欧洲球队分别出战,她们也是不负众望,只有西班牙在于世界第一、卫冕冠军美国队的较量中遗憾落败,而其他7支欧洲球队全部晋级8强,这也女足世界杯变成了“女足欧洲杯”,7支欧洲球队围剿卫冕冠军美国队。

  但他似乎找到另一个现身的舞台,那就是柯爸的Instagram,因为柯爸前天在自己的Instagram突然po一张蜘蛛侠的扮装照,还写“我家有英雄”,因为他只有柯家洋、凯凯两个儿子,加上柯家洋当时在上海,因此欣喜若狂的粉丝从身形判断这位蜘蛛侠是凯凯的机率很高,但也发现凯凯瘦了不少,因为柯震东刚出道时就流出穿蜘蛛侠造型衣的照片,2011年还曾po此造型照上脸书,扮蜘蛛侠的爱好有迹可循,显然是在家闷坏了,扮装自娱娱人。